今天是:

 |  无障碍浏览 |  网站地图  微博微信

郭文光:艺术家的收藏情

时间: 2017-08-22   

8月6日,长沙市雨花区环保中路,郭文光(左二)介绍他收藏的中国传统人物画。

湖南日报记者 李健 摄

 

湖南日报记者 李国斌

前不久,郭文光的传统人物画藏品又多了一幅。这幅画是他的朋友从山西搜集到的。展开两米长的卷幅,生动形象地描绘了一个人丁兴旺的家族。与鹿鹤嬉戏的小孩,和面团的妇人,鼓瑟吹笙的乐手,搬东西的挑夫等,形态各异,栩栩如生。

郭文光对这幅画爱不释手,本着对传统人物绘画保护与传承的初心,他执意从友人手中购得此画。8月中旬,这幅画作在稍作修复后,展出在长沙城南的“恒一艺术博物馆”,静静地诉说着它的故事。

长沙画院常务副院长郭文光,潜心艺术创作的同时,竭尽所能收藏了上千件中国传统人物画,抢救文化遗产。这批作品的艺术价值,得到了业内学者的高度肯定。

“艺术是我永远的初恋”

郭文光对艺术的痴迷,发萌于小时候。出自书香门第的母亲,是小学教师,既教文化课,也教美术、音乐。4岁时,他就对家里的字帖、美术书情有独钟。

每天中午,家人午睡,他常一个人趴在全家吃饭的大方桌上,临摹柳公权书法,或者勾摹连环画上的人物。家里的床铺、门板到处都是他的涂画,连姐姐们的课本,都被他画满飞禽走兽、仙人武士。他说:“也许从那时起,艺术就渗入了我的血液。”

父亲在祁东县水利局工作,全家就住在水利局院子里。院子里有10多个小孩子,大家玩得兴高采烈,而郭文光与他们不同,每天自觉练习2个小时书法和绘画。小小的郭文光,已有一种令小伙伴们羡慕佩服的本领:把看过的故事书画成连环画。

出于对绘画的兴趣,郭文光从小的志向就是考美院。他记得,考大学时,能用来参照的资料少之又少,手上仅有一本《胡考素描集》。因湖南省轻工业高等专科学校(后并入长沙理工大学)好分配,因而选择了“轻专”。大学虽然学的是工艺美术,但他买了《芥子园画谱》《麻姑仙坛碑》等天天摹练,乐此不疲,还广泛涉猎了雕塑、景观设计等。

“艺术是我永远的初恋。”郭文光说。

耐得住寂寞,终凤鸣高岗

今年6月底,“感知中国——湖南文化走进芬兰”系列活动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。郭文光的两件瓷器作品,与30余件湘瓷一道展出,向芬兰民众展示了东方瓷艺的独特魅力。

郭文光大学时学画人物,尝试过青花瓷、粉彩瓷、珐琅瓷等多种表现形式与载体,尽管技法各有所长,但都没达到他理想中的效果。2000年前后,郭文光找到了答案——醴陵釉下五彩瓷,它的稳定和绚丽,与他宗教题材人物画表现的沉静、隽永相得益彰。

2006年,年近40的他毅然负笈北上,4年时间里,先后拜范扬、杜滋龄为师深造于国家画院和中国艺术研究院,游学北京诸多名家。他形容自己重新读了一个“大学”,但这个“大学”收获更大。

耐得住寂寞,方能凤鸣高岗。2012年,郭文光的《罗汉图瓶》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。2013年,他的《观音菩萨》瓷画在香港保利拍卖会上被名流竞拍收藏。2015年,其作品先后获得中国陶瓷艺术大展金奖、第二届法国戛纳中国文化艺术节“完美表现奖”。

抢救传统人物画,将建博物馆

如今的郭文光,还有一个身份:收藏家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郭文光在桃源发现了一些精美的木雕,“精巧的工艺,神话传说、民间故事等多样的题材,我当时就被震撼了。”从此,他走上了收藏的漫漫长路。收藏的内容也从木雕、石雕,转到中国传统人物画。经过20余年积累,他收藏的传统人物画达上千幅,正计划建一个中国传统人物画博物馆。

2005年,在郴州一次展览上,展出的3张传统人物画,引起了郭文光的浓厚兴趣。他几经辗转找到画的收藏者。对方告诉他,画是祖传的,不卖。郭文光不气馁,半年时间里,又去了3次,和收藏者交朋友,也把自己已有的藏品照片给他看,还承诺:“你什么时候想看,随时都可以来。”收藏者被他的执着感动,终于松口把画转让给他。

清代时期,作为沿海的广东商贾兴盛,大户人家都要请有名的画师画像。到了现代,这些画像逐渐流入收藏市场。因为常去广州的古玩市场,郭文光认识了一位姓胡的古玩商人。这位古玩商收到画像后,都是以高价卖给外国人。郭文光对他说:“以后有画像先告诉我,中国的东西,不能让它流出去。”后来,那位古玩商为郭文光搜集了100多幅藏品。

郭文光觉得,传统人物画是宝贵的文化遗产,自己有责任抢救,“如果我不买,很多画可能就毁坏消失,或者流到国外。”他在意大利、法国的博物馆,就看到了不少这样的藏品来自中国。

在郭文光看来,传统人物画是一个艺术宝库,包罗万象,其线描、着色、形象塑造等都值得深入研究,同时包含了丰富多彩的民俗民间文化以及社会生活,为现代人研究历史提供了直观生动的资料。此外,画中细致描述了当时人物服饰的款式、颜色,为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。

0